最新文章
 
老照片:2003年的四户集
迟来的感谢信:夏墩小学王同武会计拾金不昧
十五年前的艾山
慎重决定,勇于担当||骑电动车回邳瞎想
在吃鸡大食堂吃八大碗
童年的游戏:捣硬币
兰陵石膏矿采空区发生坍塌引发3.0级地震,四户镇加强矿区安全检查
生活的温度
舌尖上的邳州
 
【舌尖上的邳州】辣椒粉丝

  


  辣椒粉丝

  在电脑里乱翻,发现我多年前在食堂自己炒的辣椒粉丝照片。还有别人给我拍的工作照,吃饭照,相当享受。

  辣椒粉丝是邳州最普通的一道菜,也是最让人喜欢的一道菜。配上手工煎饼,真是拉馋无比。

  我们现在提起辣椒粉丝,更多的是让人回想起家的味道。每个人心中的辣椒粉丝都有自己的味道,可能不尽相同,相同的是那种温情的味道。

  一提辣椒粉丝,我就想起奶奶说的那句话:粉条炒辣椒,辣死小鳖羔。奶奶的笑容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她已经去逝五年了。

  不同的家庭做辣椒粉丝有不同的做法。有的喜欢放蒜片,有的喜欢放姜丝。

  我做辣椒粉丝,先将油烧热,将粉丝倒进锅里翻炒,让粉丝完全膨胀,加入水、盐、葱姜一起炖,待水快炖干时,放入辣椒,翻炒一分钟,关火,盖上盖,焖半分钟,即可出锅。有喜欢放蒜的,可以与辣椒一起放入。

  


  当年小高当大厨时喜欢到我办公室来谈人生。我给他说厨艺是一种文化,要把厨子的工作当作弘扬传统文化的事来做。小高还真是个有文化的厨子,经常拿着菜谱自己在那琢磨。

  后来,我在饭店里吃到肉末粉丝,到食堂去实验。

  先将油烧热,倒入肉末炒出肉香味,倒入醋炝一下,倒入老抽,加入葱姜,调料(五香粉),放入泡好的粉丝,反复翻炒。直至粉丝出现油光,关火,出锅即成。

  这道菜炒得比饭店还好,成了我的招牌菜。食堂有招待,小高会让我下厨炒一盘,也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为什么要写这道菜,与我的变化有关。

  我喜欢吃粉丝,所有与粉丝有关的菜都喜欢。也喜欢辣椒粉丝,只是我已经不能吃辣了。

  不知什么原因,只要是吃太辣的东西立即食道痉挛,打嗝不已。

  俗语说,能吃辣,会当家。我一直以为自从我不当家以后,就不能吃辣了。

  人都是有变化的。时位之移人也。

  清代周容在《芋老人传》中讲述了一个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故事。一位老人用芋头招待一个避雨的贫寒书生,书生觉得芋头的味道十分香甜,别时誓报老人一芋之恩。后来他仕途得意,当上了宰相,但厨师所煮的芋头却怎么也比不上当年老人家的味美。于是他派人将那位老人接到京城,想再尝尝当年芋头的味道。下面这段对话精彩至极:

  至京,相国慰劳曰:“不忘老人芋,今乃烦尔妪一煮芋也。”已而妪煮芋进,相国亦辍箸曰:“何向者之香而甘也!”老人前曰:“犹是芋也,而向者之香且甘者,非调和之有异,时、位之移人也。相公昔自郡城走数十里,困于雨,不择食矣;今者堂有炼珍,朝分尚食,张筵列鼎,尚何芋是甘乎!

  芋头一样,煮芋人不变,而味道却不似当年甘美。相国觉得奇怪,老人解释说:芋头味道不同,并非烹饪方法有变,而是时间位置发生了变化。当年你是个贫寒书生,吃穿简单,雨冷肚饿,饥不择食,芋头当然味道极好。如今做了宰相,天天美酒佳肴,山珍海味,普通的芋头自然吃不出什么味道。

  我的位置虽然没变,但时间变了,生活习惯变了。人的想法也变了。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经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一切都在变化之中。

  这也算是我吃辣椒粉丝的感悟罢。


 
网站导航:
关于静心 静心资讯
静心动态 静心札记
乡村纪行 舌尖上的邳州
静心美图 摄影作品欣赏
 
电话:
微信:
地址:
版权所有 静心文化传媒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关注静心文化传媒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