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老照片:2003年的四户集
迟来的感谢信:夏墩小学王同武会计拾金不昧
十五年前的艾山
慎重决定,勇于担当||骑电动车回邳瞎想
在吃鸡大食堂吃八大碗
童年的游戏:捣硬币
兰陵石膏矿采空区发生坍塌引发3.0级地震,四户镇加强矿区安全检查
生活的温度
静心动态
 
乡村四月闲人少

  栽了橡树苗那块地,用大犁耕起,高低不平。怕母亲一个人去平地,昨晚打电话问老三,母亲是否要回老家。得知母亲今日要回去剥蒜苔,便定好早上六点去接她。

  我五点半起床,到了六点才喊起儿子。到母亲那,她已准备好早餐。侄女小毛丫也要跟着去,一行四人很快就到了老家。

  院内长起了杂草,我拿起锄头锄了几下,随母亲一起去剥蒜苔。让儿子去堂屋把锨扛着,他竟然不知道锨是什么。我说,就是上次栽树时我用来挖坑的那个。他说,我只知道那个是铁锹。

  到了家前这块地,母亲去剥蒜苔,我扛着锨去东面那块地平整土地。路两旁的银杏树叶子全部生长出来,一片葱绿。远望这条生产路,竟也像时光隧道一样好看。留心处处是风景,没必要非得跑那姚庄去看银杏。

  到了那块地里,从东头开始平整。儿子拿了我的手机,靠在一棵银杏树后面玩游戏。想到就一把锨,他也干不了这活,也就不再管他。

  地头有一两米的地方机械没耕到,我一锨一锨地挖,将土翻起来,填到凹的地方。大犁耕过的地方,北面耕出一道大沟,中间土堆高起,还得一锨一锨地挖掉,填至沟里。平整了六七米长的土地,便觉身上热起来,出现腰酸腿痛的症状。又怕出一身汗,索性停了下来,去看母亲剥蒜苔。

  蒜苔底粗上细,硬拔会拔断。有一种专用工具,铁条作杆,头部有圆弧状刀卡,背面有三角状刀片。一手提着蒜苗叶子,用工具的卡刀从上蒜苗上部下划,再用刀片轻割,蒜苔便剥了出来。

  母亲见我回来,便说,那块地暂时不要平,所栽的树正好需要埋深一点,保潮,便于生长。

  我听了,一阵汗颜。这正是为我的懒找一个正当的理由啊。

  白居易有《观刈麦》诗: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人家在收麦子,全家都在忙。白居易在一旁观看,听到收的麦子不够交税的,心中一阵悲伤。他在反省自己: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南宋诗人翁卷有一首七言绝句《乡村四月》: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

  这个忙碌的季节,咱干那一点活就感觉累,实在上不了台面。

  回来的路上,油箱报警,我也没敢在中途加油,怕母亲联想到回家这一趟干这点活还不够油钱。待吃过午饭后,带着儿子走镇北一路的加油站加了油。

  乡村四月闲人少,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像我们这些吃闲饭的,也该反思一下了。


上一篇: 生活的快乐
下一篇: 没有下篇了
 
网站导航:
关于静心 静心资讯
静心动态 静心札记
乡村纪行 舌尖上的邳州
静心美图 摄影作品欣赏
 
电话:
微信:
地址:
版权所有 静心文化传媒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关注静心文化传媒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