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捡白果
行走沂武交流处
夜宿老家
今秋银杏游好消息,到四户,寻古迹、免费素斋坐大席……
老家的阳光
官湖镇石坝村的黄金古道
【乡村纪行】铁富镇沟上村
【美食】红烧素鸡
静心资讯
 
行走沂武交流处

1.jpg

  先给大家看一张谷歌地图。

  武河经响水流村向东转个弯,与黄泥沟河汇流而下,又与从沂河过来的河道相连,三条河汇成一条向南经白龙埠、邳城镇区、开发区的楚埠村,流入运河。下游这段河道又叫城河。我们习惯上还叫武河,临近邳城时,他们才叫城河。从运河到沂河这一段,河道很宽,在过去是通官船的。邳城是老县城,有山有水,山是城山,水是城河。城河带着强势,硬是将三个河汇在一起改了名字。

  这一段河,在靠近沂河的沟上村,过去是一个码头,相当繁华。再往下游,白龙埠也是一个码头。据说,当时白龙埠码头无名,因沂河水里河沙冲击至此,平日浅水时,河滩像一条蜿蜒的白龙,船民们称之为白龙埠。码头南边有陈家村、周家村,构成白龙埠镇区的主要区域。

  我先祖几百年前从山东迁至此地,临水而居,故称杨庄。后来,其他姓氏陆续迁入,有戴、鲁、张、冯、田等几个人口较多的大姓。

  我们村南临武河而居的是大营村。当年应该是因部队建制需要而设置的机构,慢慢演化成村落。与陈楼的新村营、铁富的小营村一起构成了三个营子村。村子以王姓居多,班辈不乱。

2.jpg

  前几年,我家西的武河进行改造。告示牌上都说了从石坝到戴圩楚埠,工程队为了省事省钱,直接将沂河段废掉,河堰向上与武河黄泥沟交汇处对齐。如此一做,沂武交流之地便不再存在了。老的“邳州八景”只能成为传说了。邳州八景第一句:沂武交流四水通,说的就是这个地方。有人将四写成泗,我感觉不对。武河、黄泥沟、沂河、城河,这才是四水。

  泗河古称泗水,发源于新泰市东南太平顶山西麓上峪村东黑峪山,经新泰、泗水、曲阜、兖州、邹县、济宁、微山7县市,于济宁新闸南泄入南四湖。根本不经过咱这个地方。修建南京路,只在黄泥沟上建了桥,这段沂河连接河道直接用土垫了,硬生生地从中断开。路东西河南村正在建设湿地公园,路西河道变成了一个一个的养鱼塘,还有一些地方建了养殖场。

  邳州打造银杏湖风景区、姚庄时光隧道景区与西边的艾山风景区相呼应。实际上,我家北这沂武交流之地才是最值得打造的地方。东引沂河水,使之成为活水,河道宽阔,视野开阔,想弄什么样的景做不来?那湿地公园,一潭死水,终将会死去。

3.jpg

  我顺着现在的河堰向北走,一不小心就走到了响水流村的地界,穿过一片银杏林,从南京路上绕了回来。

  若是在过去,到转弯处有沂河隔断,不可能绕路了。

4.jpg

  站在这个地方,还是以前的老河堰,转身向北就是新堰的开始。

  这个地方承载了我青少年时期大部分的记忆。我们从这里下河洗澡,围疆捕鱼,在河滩地上找毛姑妞,武河涨水时在此横渡漂流。1988年抗旱时,大型抽水机在此抽水,源源不断地送到村东的田地。少年不知愁滋味,却在深秋时节,穿着棒线毛衣,独坐岸边,望河水碧波荡漾,故作沉思。

5.jpg

  老河堰依稀可见,新老河堰之间栽植了杨树。夏天荫蔽,冬日凌乱。

  这片地方以前自生一片芦苇,真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感觉。偶有一个小坑,坑里有水,春天有蝌蚪,夏日有小鱼。稍微干燥一点的地方,有一片一片的地角皮。

  老河堰边,长满荆棘,马马菜遍地都是,还有马马蛋子瓜。赖毛急是我们用来戏弄别人的工具,洒在别人的头发上要摘半天才能弄掉,拽得头皮生疼。

6.jpg

  河水转弯处,向北就到了响水流的河闸。向东,就是沂河连接段。此处就是沂武交流的地方。

7.jpg

  一河秋水向南流,河岸两边再也见不到那金色的沙滩。

8.jpg

  沂河故道里也栽满了树。当年与鲁楠老大弟兄几个在此横截河道,由帽虚逮鱼,全是吱疙咽(刺鱼),在我家的地锅里炖了,大家围着吃得津津有味。当年的笑声还萦绕在脑海里,鲁楠老大已经离我们远去了。这段河道也黯然失色,再也没有往日的光彩。

9.jpg

  一不小心就走到了响水流的地界。原来有沂河故道相隔,需趟水才能过来。这片地方的南边临近沂河边上就是鸡屎滩。我们周围村子流传的那句话:上有五股之松,下有沂武交流。五股松就在那里。

10.jpg

  穿过很长一段银杏林,来到南京路上。今天是周日,全国各地的人都涌向姚庄时光隧道赏银杏,向北方向有堵车的趋势。

11.jpg

  不知是谁用这故道做了鱼塘。临水而居,水边栽植几株桃树,春天桃花盛开,竟有桃花源的感觉。

12.jpg

  我顺着这门楼向里走,穿过一片银杏地,沿着沂河故道,奔着我家的方向。

13.jpg

  林子深处,有几户人家。

14.jpg

  还有一些养殖场

15.jpg

  这是通向西河南村的路。西河南村与这片田地被南京路隔开,像一道屏障隔断了与我们村的联系。西河南申请了田园乡村项目,村庄环境整治一新,而我们村,有人说,三十年都没变样。

  【乡村纪行】官湖镇西河南村

16.jpg

  我们村的银杏林,看相也不错。打造景区没问题。

17.jpg

  这是一个十字路口。从西河南来到这里,向南是通向我们村的大路,向西是以前老河堰上的小路,向北,直通沂武交流处的一片大沙滩。

18.jpg

  这一片地方以前做过沙场,有人在这里挖沙卖。十几年前被本村人建了养殖场,一直经营至今。

19.jpg

  村东头这个十字路口以前是人们乘凉的地方。那时没有银杏树,四周是大田地,路北是水沟,沟边有柳树。一到夏天,这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依次铺了草席,还有人坐在小桥墩上面,说一些传奇故事。

20.jpg

  通向我家的路。

  昨夜一阵风,吹落黄叶无数。吹不走的,是对家乡的眷恋与回忆。

  一个简单的河道清淤整治工程,因为资金不到位,竟然改变了几百年来的河流走向,也让邳州八景不再出现,是功是过,实难决断。

  趁着痕迹还在,我记录下来,留存当世,让后人不要忘记。若是上级领导偶然发现,将此处打造成景区,恢复原貌,便是千秋功业。行走沂武交流处,寻找当年的记忆。这里曾经有过繁华,有过美好,更多的还是希冀。


上一篇: 夜宿老家
下一篇: 捡白果
 
网站导航:
关于静心 静心资讯
静心动态 静心札记
乡村纪行 舌尖上的邳州
静心美图 摄影作品欣赏
 
电话:
微信:
地址:
版权所有 静心文化传媒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关注静心文化传媒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