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捡白果
行走沂武交流处
夜宿老家
今秋银杏游好消息,到四户,寻古迹、免费素斋坐大席……
老家的阳光
官湖镇石坝村的黄金古道
【乡村纪行】铁富镇沟上村
【美食】红烧素鸡
静心资讯
 
夜宿老家

  老家渐去渐远,真怕成了回不了的地方。

  司马迁说,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

  白埠与四户相差不过五十里路,有些风俗也不一样。

  白埠这边的殡事,一般是前一天正丧,第二天早晨下葬。为了节省时间,原来三天后圆坟的习俗改成了当天下午。

  堂伯正丧这天,我白天在茶棚闲杂,只等晚上的辞灵纸。站站坐坐呆了一天,感觉有点累。辞灵纸后,让老三带着母亲他们回县城,我决定住在老家。

1.jpg

  老家屋里的东西当年大部分已经搬走,堂屋里只留下一张父母结婚时的木床。我当年结婚,用的也是这张床。八仙桌被事上用了,就从西院搬了一张坐席用的圆桌放在屋内。电的插座是固定在墙上,又将桌子靠近墙根。桌子非常油腻,找了一块白布铺在上面。到车里将笔记本拿过来,准备做作业。鼠标电池电量不足,时好时坏,本本的触摸板不好使,顿时失了兴趣。起身出了屋,站在院子里,看着堂屋门窗洒出来的灯光,一种熟悉的感觉自心底涌出,恍若隔世。

  万家灯火,给多少人温暖的记忆。

  当年我在郯城一中上学,周末借了一车破自行车骑了四个半小时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推开门的一刹那,见到这堂屋里的灯光,顿时泪如泉涌。一路的辛苦与劳累在这一刻全部消散。奶奶的笑容里更含着一份温暖。她从大襟棉袄内的口袋里掏出一卷用手帕包褁的三十块给了我,让我再回家可以坐车回来。

  如今,房子还在,灯光依旧,却空无一人。

2.jpg

  隔壁二军家的楼房灯火通明。家里的亲戚有的没走住在这里,不时传来说话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灯光熄灭,一切归于平静。我也回到屋里,睡到床上。

  关上灯,屋外的月光照亮了窗户。我闭上眼,感受这乡村的宁静。

  忽然,屋外传来一阵细碎的声音,不由一阵紧张,以为是来了窃贼。

  当年,白果贵时,我母亲打了一百多斤放在西屋,没有锁门。她在堂屋门口搓玉米,凌晨三四点,在干活中打了个盹,再起来去西屋一看,白果早已被人偷了去。经观察,那贼是走西院,从厕所里的墙上爬出。还有一次,母亲将一个塑料油桶放在院子里,里面装满清洁用水,小偷以为是油,也给拎走了。

  想到这里,我悄悄地起身,也不开灯,趴在门的玻璃上观察外面的情况。看了半天,并无人影,声音仍然存在。再仔细听,是风吹白果跌落砸到门前杂物上的声音。

  我开开门,再次站到院子里。月白如昼,院子里的东西都看得清清楚楚。风渐起,声音越来越大,我却更加安心。回屋继续睡觉。

3.jpg

  这一觉睡得踏实,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才醒。一看时间,已近七点。西院传来一阵嘈杂声,人们正在喝粥吃热豆腐。

  夜宿老家,本是平常的一件事情。回想一下,除了奶奶去世那几天,竟有几年没在老家过夜了。平时这里都是母亲住的多,生活条件极其简陋,想烧点热水也比较费劲,做饭更是不行。母亲回老家就是干活,吃饭,只用电饭煲熬点米粥即可。

  一直想着要回老家生活,真正地一个人住下来,特别夜深人静时,竟有一丝对安全的担心。城里处处有天眼,乡村连个路灯都没有,真有点什么事,处理起来还真麻烦。

  就在这一刻,忽然感觉,老家离我渐去渐远。


 
网站导航:
关于静心 静心资讯
静心动态 静心札记
乡村纪行 舌尖上的邳州
静心美图 摄影作品欣赏
 
电话:
微信:
地址:
版权所有 静心文化传媒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关注静心文化传媒微信